首页

社区

知识

生活

正在加载中...

浏览日记

好久没来了,我家豆豆14岁了,已经读高一了,突然想起这里有她的一个主页,就在网上一搜,还不错。主页还在。写点什么没想好,就把她最近月考的一篇作文贴这儿吧,瞧!我家豆豆不再是小豆豆,长大了。

忘不了北平时代

G1304

只怜春色城南苑,寂寞余花落旧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题记

自从前些日子看了陈凯歌导演的《霸王别姬》,我便着迷于北平的旧与美,直到今天,我也忘不了北平的那一角春光。那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触动我的情感,更是让我看见了一个时代。

北平时代是寂寞的代名词,这一点在许多艺术细节都看得出。比如说昆曲,原本比京剧柔上几分的细语慢步,放在北平,尤其是秋冬的北平,就不知怎么的多了一分落寞,仿佛戏园子里的软语与窗外的风沙一对比,就变得更加柔软,还更带了几分无措。郁达夫先生也说过,踏在北平地上细细碎碎的落蕊上,就能感受到北平的落寞。纵使北平曾是皇城,热闹无比,也兑不掉那一缕缕缠绕着北平时代的寂寞。

北平时代亦是坚持和迷恋的代名词。但它的这种迷恋,却也和寂寞分不开。就拿北平的西南角的悯忠寺来说吧,悯忠寺附近是一个乱葬冈,许许多多买不起棺材的人都会葬在这儿。因此,悯忠寺便常与死人打交道,与其它的那些财神庙之类的庙宇相比,自然是冷清多了。因为冷清,这寺庙中的人也愈发静寂,而这静寂的人,又反过来使这地方也静寂了。这双重的静寂使悯忠寺成为了一座真正的寺庙,也使这寺庙中的人拥有了坚持和安静的本质。就这么宁静平和的坚持着静寂,不趋近世俗的和尚们安静地研习佛法,北平也就成了一座坚持自我的城。

再说说迷恋吧,程蝶衣就是我心中迷恋的典型。他打小入了戏班子,唱青衣,在别的孩子都吃着糖葫芦笑闹的年纪,他盼着成角儿,一天天地练着戏。而他成了角儿之后,世事又变化莫测。本国人、别国人,总是有无尽的纷乱缠着蝶衣,更缠着北平。在这样的混乱中,程蝶衣依然迷恋着戏,或者说他已经迷恋到了戏我不分的境地。再看看那时的北平人,各自也迷恋着不同的东西,有人迷恋着权力,有人迷恋着地位,有人迷恋着家,什么都有。这些原本在个人身上不易被发现的迷恋因为世事的纷乱被激发出来,产生许多矛盾,而在这矛盾中,又诞生了新的迷恋。

北平,就在这样的坚持、迷恋、矛盾、寂寞中存活着,北平时代也就在这些人的感情中呼吸着。但北平时代终究是旧了,被世人遗忘了,正如黑塞所说的“他还有千杯美酒未曾与它共享,千种风光没有品尝,却消失了”,虽然它旧得让我无法忘怀,但也只能在自己的心里回味它无穷的韵味了。

 

标签: 14 我家 4岁 4岁了 豆豆

浏览:461 评论:

前一篇: 我的孙女小豆豆续集3

后一篇: 第一次坐火车


发给朋友 举报


写评论:


    您还未登录,只能匿名发表评论,或者请先 登录

插入表情

所有分类

相关日记

网站地图 | 关于妈妈说 | 成长记录 | 加入我们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方式 | 联系客服

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429号